我杀了一个德国女人?二战美军老兵68年后找寻事件真相

现年94岁的美国老兵克莱伦斯曾经是潘兴M26重型坦克上的炮手,二战中他的战车因击毁两辆德国黑豹坦克而获得勋章,随着进入暮年,往日的辉煌已经变得暗淡,他的脑海里更多的浮现出不愿回忆战争细节。

我杀了一个德国女人?二战美军老兵68年后找寻事件真相

美国老兵克莱伦斯

我杀了一个德国女人?二战美军老兵68年后找寻事件真相

1945年的克莱伦斯

突出部战役中克莱伦斯曾看到两辆被打坏的美军谢尔曼坦克,它们是被同一颗虎式坦克炮弹击穿的,坦克维修人员哭着从里面钻出来,克莱伦斯透过舱盖往里面看了一眼,“那简直是一罐打开的肉酱”,德国炮弹打进第二辆车体后像个弹子球一样把车组人员都搅碎,美军还把谢尔曼坦克叫“带轮子的火葬场”。

我杀了一个德国女人?二战美军老兵68年后找寻事件真相

被击毁的谢尔曼坦克

潘兴M26重型坦克是美军专门为应付德军虎式和豹式坦克设计的,它41吨的重量勉强能和68吨的虎式防护能力抗衡,配备的90mm火炮与虎式坦克上的KwK43穿甲能力相当,只可惜1945年1月才投入战场20辆,1945年3月科隆战役中克莱伦斯将德军106装甲旅的两辆黑豹坦克打成了火球,成为美军第三装甲师第一辆冲入市中心的坦克,不过,他们在战后的报告里掩盖了一件事情。

我杀了一个德国女人?二战美军老兵68年后找寻事件真相

美军潘兴重型坦克

当坦克逼近科隆教堂时,他们发现一支逃窜中的德军车队,车长梅森中尉命令克莱伦斯开火射击,克莱伦斯刚完成瞄准车队就躲进了教堂的后方,梅森中尉命令停下来等待步兵,突然建筑物的另一侧驶出一个黑影,克莱伦斯快速瞄准射击将那个东西掀翻,通过瞄准镜仔细观看,那是一辆德国民用小汽车,驾驶室的门开着,半个身躯挂在车外,那个人穿着红色的外套有一头浓密的金发,“我杀了个女人!”克莱伦斯相信其他人也看到了,但大家都保持沉默,车长只是提醒他不要再攻击类似的小目标。

我杀了一个德国女人?二战美军老兵68年后找寻事件真相

1945年科隆战役,可见远处的教堂

车长梅森中尉战后患上了应激综合征,1952年他参加了一场家庭聚会,不知情的亲戚让他喝了很多酒,第二天早晨发现梅森用手枪杀了自己,克莱伦斯并没有梅森那么糟糕,他的两个表兄都被德国人杀了,他觉得复仇是理所应当的,战后他成为了一家水泥公司的经理,并且经常参加老兵活动,但他不看战争电影或者纪录片,7月4日鸣放礼花他会关上窗户拉上窗帘。

我杀了一个德国女人?二战美军老兵68年后找寻事件真相

上排中间为克莱伦斯,右下为梅森中尉

2012年克莱伦斯到儿子家度假,这天晚上电视台播放一部二战纪录片,克莱伦斯瞥了一眼就想离开,这一瞥他又看到了科隆教堂,和一辆被击毁的德国民用小汽车,克莱伦斯说那一刻他全身汗毛都立起来了,他急忙回到楼上的卧室,躺在床上劝自己不要想这件事情,然而从此他开始做噩梦,总会梦到那个穿红衣服的金发女人,有一次他在梦里打了老伴。

我杀了一个德国女人?二战美军老兵68年后找寻事件真相

科隆教堂前被击伤俘获的黑豹坦克

克莱伦斯向家人坦白了1945年发生的事情,他的儿子认为必须找到事情的真相才能释怀,他通过电视台向国家档案馆要来了原始录像带,科隆战役在里面有大约两分钟的镜头,应该是克莱伦斯的坦克刚离开教堂后随军记者拍摄的,那辆小汽车旁边围着几名美军医疗兵,他们正在抢救一名穿红衣服的德国女性。

我杀了一个德国女人?二战美军老兵68年后找寻事件真相

随军记者拍摄的抢救场景

电视台将克莱伦斯的故事制作成了短片放映,引起了不少人的兴趣,有劝慰他的也有批评他的,也有建议他该怎么做的,2013年克莱伦斯做了一个决定,在他死之前再去一次科隆,他的孙女联系了科隆的媒体,希望能找到录像带里的德国女人,对方答应帮忙,但一时没有头绪,等待过程中他们推荐了另一个人给克莱伦斯认识,90岁的谢弗曾经是科隆战役中的德军黑豹坦克手,他的坦克在教堂附近被美军击中,他很可能和克莱伦斯交战过,两个老兵在科隆教堂旁边的一座咖啡馆见面,德国老兵谢弗起初有点紧张,克莱伦斯首先打破沉默:“战争结束了,我们可以做朋友了”。

我杀了一个德国女人?二战美军老兵68年后找寻事件真相

德军装甲兵谢弗

两个人分享了战争经历,谢弗说他并不讨厌犹太人,小时候村子里的犹太人借给他父亲一辆卡车谋生,克莱伦斯则好奇当年德军的无线通讯设备比美军落后,战斗中怎么做到协调统一的,俩人聊了一个小时,话题转移到那个德国女人身上,谢弗安慰克莱伦斯:“从瞄准镜里没有办法研究那是辆什么车,换成我也会开火的,向敌方任何移动的目标开火,那个年代我们得到的命令是相同的”。

我杀了一个德国女人?二战美军老兵68年后找寻事件真相

今天的科隆教堂广场

克莱伦斯在科隆的日子里,当地的报纸,网络,电视台都发出了寻人广告,在他即将返回美国的前几天,有人向电视台打电话自称是照片上金发女人的妹妹,她说她的姐姐叫卡塔琳娜.埃塞尔,科隆战役那年26岁,在科隆一家食品公司的担任售货员,卡塔琳娜很漂亮,曾经是当地中学公认的校花,她钟爱红色的衣服,即使战争时期也是如此,1945年3月5日她和她的老板驾车逃离市区时遭遇炮火袭击,她的老板当场被炸死,卡塔琳娜经过抢救无效后身亡,战后美军通过卡塔琳娜的身份文件和抢救记录通知了她的家人。

我杀了一个德国女人?二战美军老兵68年后找寻事件真相

随军记者拍摄的美军抢救卡塔琳娜

克莱伦斯来到教堂旁边的一座墓园,这里距离卡塔琳娜身亡的地方大约300米远,她死后和其他遇难者一起埋在这里,克莱伦斯向墓碑献上了黄色玫瑰,走下台阶时他全身颤抖差点跌倒,幸亏他的孙女扶住了他,令他意外的是卡塔琳娜的妹妹邀请他到家里做客,卡塔琳娜家族的后代几乎到齐了,他们给克莱伦斯看卡塔琳娜的照片和信件,克莱伦斯说了很多次对不起,卡塔琳娜的家人并没有责怪他:”该道歉的应该是那些发动战争的人“,临别的时候卡塔琳娜的妹妹拉着克莱伦斯的手说:“她会在天堂原谅你的”,89岁的克莱伦斯像个孩子一样哭了起来。

我杀了一个德国女人?二战美军老兵68年后找寻事件真相

卡塔琳娜

我杀了一个德国女人?二战美军老兵68年后找寻事件真相

卡塔琳娜和外甥

克莱伦斯回到美国继续和德国老兵谢弗保持着联系,2017年谢弗去世,克莱伦斯向他的家人寄去了白色的康乃馨和悼念卡:“我永远不会忘记你,和你那些英勇作战的弟兄们”,如今克莱伦斯已经94岁了,他还是会经常梦到那个红衣女人,但不再是噩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