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士康再爆大幅裁员,代工厂或将“横尸遍野”


富士康再爆大幅裁员,代工厂或将“横尸遍野”

1月18日,《日本经济新闻》援引未具名知情人士的话报道称,2018年10月以来,富士康组装iPhone的工厂裁员5万人。

iPhone价格一跌再跌

1月3日,库克给投资者发致信称,苹果调整了其2019财年第一季度(2018年第四季度)业绩预期,将营收预期从之前的890亿美元至930亿美元调低至840亿美元。

这也是苹果近20年来首次调低营收预期。

上周,日经也报道苹果削减了一季度销售预期,减少三款新iPhone手机的计划产量。

其最根本的原因是iPhone,特别是新iPhone需求低迷所致。

新iPhone上市仅4个月,往年一机难求的日子里,2019年初,苹果选择在中国大范围降价。

iPhone降价的消息最先从深圳华强北传出,紧接着,京东得到苹果官方通知和授权,分别在1月11日零点和1月14日零点,对iPhone 8、iPhone 8 Plus和iPhone XR价格下调,iPhone 8低至3999元、iPhone 8 Plus低至4799元、iPhone XR低至5399元。

而1月18日,iPhone XR再度降价,在京东年货节上,官方自营店放出4999元秒杀价,虽然是移动4G优先版,但不得不说如此降价真的是大跌眼镜。

全系产品均受重创,以“品牌溢价”为傲的苹果颇为无奈,只能放低身段。

富士康被爆裁员 营收下滑

海鸿集团旗下的富士康是苹果公司最大的加工厂。

2018年11月,富士康就曾被曝出将裁员 34 万人。

另据此前媒体报道,一份苹果内部备忘录显示,拥有百万雇员的富士康计划在2019年削减200亿元开支,其中iPhone业务明年需减60亿元开支,甚至计划裁去约10%的非技术人员,并计划削减在A股上市的工业富联30亿元开支。

自从 2018 年后半年苹果宣布砍单,富士康每天减少生产 10 万台 iPhone,产量大幅下降。

1月10日,富士康提交给监管部门的文件显示,去年12月营收为6193亿新台币(约合201.2亿美元),同比下滑8.3%。这也是自去年2月以来,富士康首次出现月度营收同比下滑。

最初,富士康准备近60条生产线来生产iPhone XR,然而仅启用约45条生产线,相当于每天少生产 10 万台手机。

与最初的乐观预期相比,产量降低了20%到25%。

巅峰时期,富士康仅在大陆就雇佣了 100 万名员工,iPhone 生产线所在地河南郑州称为“iPhone 之城”。

澳大利亚投行 Macquarie 计算,富士康在郑州的工厂有 90 条生产线,35 万名工人,每天可以生产 50 万台 iPhone。

苹果势弱 代工厂或将“横尸遍野”

然而,代工厂不是第一个受牵连的,它的麻烦已经蔓延到更广泛的供应链。

苹果相机镜头供应商Largan Precision去年12月的销售额同比下降34%,收入为32.2亿新台币(1.05亿美元),是自2013年以来最糟糕的12月销售业绩。无独有偶,苹果手机的金属外壳供应商Catcher Technology最近表示,预计1至3月份的季度销售额将较上年同期下降。

一路向下的滋味一定不好受。曾经万亿市值的苹果如今已经跌去了一个Facebook。而整条链上共生的参与者也难逃下滑的噩梦,代工厂尤甚,

有人说代工厂这么多年的角色一直没有改变,它们是手机品牌霸凌的牺牲品。从摩托罗拉、诺基亚到如今的苹果,当巨头开始一点点往下走,背后可能都是无数代工厂的“尸骨”。

代工厂有两个危机:一是来自于外部的连锁危机,比如像诺基亚以及摩托罗拉的衰落,会直接影响到他们的生存。二是内部的技术危机,除了把控成本、效率之外,能否跟上技术更迭也至关重要。

当年因为苹果而死的联建,早期是为iPhone4供应屏幕,等到手机更新换代,对屏幕的要求越来越高,他们却没能跟上技术创新的步调。

到了智能机时代,生产分工也愈加成熟,随着手机出货量的快速增长,新的一批代工厂重新崛起。

2010年,富士康拿下了苹果的iMac订单,自此之后,顺理成章成为苹果iPad以及iPhone的御用制造商。

双方合作过程中,苹果让富士康名声大噪,坐稳全球最大代工厂之一的座位,而富士康则是苹果全球畅销的后勤保障。

即便如此,苹果后期也开始有意识地将订单分散到其他代工厂,而富士康过于依赖苹果的后果,有的是前车之鉴。

苹果的危机下,代工厂能坚持多久?富士康又能坚持多久?

目前,苹果产业链条上的供应商纷纷加速了转投其他品牌的速度和力度。

(部分内容来源于腾讯科技、华强电子网、IT时报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