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三家分晋的核心人物,功成之后不留恋权势悄然身退

文/傅华轩

春秋和战国的分界线,就是以三家分晋为标准。之前叫“春秋”,之后叫“战国”。

三家分晋有个核心人物,他叫张孟谈,在当时那个瞬息万变的紧要关头,如果没有他,也许历史会重写。

在春秋时期不可一世称霸天下的晋国,是名副其实的大国,西边的秦国,东边的齐国,北边的燕国,甚至南边的楚国,都乖乖的听话,然而花盛则谢,慢慢地晋国衰落下来,国家的君主成了“聋子的耳朵…………摆设”,国家的大权由6家掌握,后来又变成了4家。这4家是知家(知通智)、魏家、赵家、韩家。此时,知家的当家人是知瑶,这个知瑶可是牛气冲天,再加上知家实力雄厚超过那三家,所以魏赵韩三家就听从知瑶这个带头大哥的,为首是瞻。

这个知瑶也没什么修养,非常蔑视魏赵韩三家,尤其是赵家的当家人赵无恤,因为长相丑,知瑶经常当众羞辱赵无恤。人家好歹也是赵家的当家人,人有脸树有皮,兔子急了还咬人呢,赵无恤对知瑶的怨恨越积累越深。

他是三家分晋的核心人物,功成之后不留恋权势悄然身退

结果,知家和赵家,打起来了。知瑶想灭了赵家,并联合魏韩两家一起攻打赵家。并承诺灭了赵家,三家分赵家的地盘。

战争进行的很残酷。

春去秋来,在一片隆冬中,赵家精心选定抵抗知家的晋阳城迎来了围城的第三个年头(两年多一点)。

这一年是公元前453年。

晋阳城几乎看不到胜利的希望。本来嘛,以大欺小,以强欺弱。

知瑶围城的军队有充足的补给,不缺粮、不缺武器、不缺兵员,而晋阳城在被围困一年多后,物资已极度紧张,所能依靠的,只有军民决不屈服的精神意志。这种意志能逆转战局甚至缔造奇迹吗?

最艰难的时刻到来了。

知瑶围城的耐心也没了,他别出心裁地发明了新的战术,这种战术绝对是恐怖的:引水灌城!天哪!老百姓怎么办呢?这可是反人类罪啊!尽管自周室东迁以来,经历了三百年的春秋乱世,战争不断,可是春秋时代的战争是比较文明与人道的,绝少以残酷的手段毁灭一个城邑,甚至残杀无辜之民众。战国的血腥味远远浓过春秋时代,要么当时人们慨叹“礼崩乐坏”呢!

知瑶要把晋阳城变成一座巨大的坟场。 疯了,绝对是疯了!

汾水的堤坝被撅开了,凶恶的河水无情地灌入晋阳城内。

洪水几乎淹没了整个城邑,低洼之处完全被水淹掉,很多人溺死了,在这种巨大的灾难面前,人的勇气与信心几乎崩溃了。《史记》对此的记载是:“城中悬釜而炊,易子而食,群臣皆有外心。”士气大大动摇了,很多人甚至开始打算投降了。

他是三家分晋的核心人物,功成之后不留恋权势悄然身退

知瑶这一可怕的战术果然起到了双重效果,既大量杀伤守军,又严重摧毁其士气。晋阳城有如波涛包围之下的孤岛,危若累卵,随时有沦落的可能。知瑶望着自己的杰作,心情无比舒畅,他完全不在乎城内传出的呼号声,他要血洗晋阳!他忘乎所以地对魏韩两家的当家人说,如果大水灌到你们两家,也会如此啊!哈哈!魏韩两家听后不寒而栗。

就在这紧要关头,一个人物出现了,他叫张孟谈。作为一名出色的战略家,张孟谈一眼洞穿韩氏、魏氏与知氏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张孟谈不相信“四卿”之一的韩氏与魏氏会轻而易举地屈膝在知瑶的脚下。

张孟谈向当家人赵无恤毛遂自荐,欲潜出城外,私下会见韩家当家人韩虎与魏家当家人魏驹,游说二人加入反知联盟。赵无恤批准他的计划后,张孟谈成功地潜入敌人的营地,在秘密的情况下,会晤韩虎与魏驹。在当前非常时刻,他没有丝毫废话,开门见山直指主题:“常言道:唇亡则齿冷。倘若赵氏灭亡,接下来必定是韩氏与魏氏。”

在这个危急关头,韩虎与魏驹也不能拖泥带水,必须要摆明自己的态度,于是两人对张孟谈推心置腹:“先生,跟您掏个心里话,您所说的,我们心里明白得很,知瑶就是要当晋国的君主啊。只是…………怕咱们事还没做成,就……。”

他是三家分晋的核心人物,功成之后不留恋权势悄然身退

张孟谈微微一笑道:“这件事,从您二位口中说出,入我一人的耳中,就咱三人知道,怕什么呢?”张孟谈接着说,知氏军队人多势众,就咱们三家之力,与之正面交锋,也不是他家的对手,更何况赵氏军队已经精疲力竭,是强弩之末了。看来不能硬拼,只能智取。怎么智取呢?“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知瑶不是引汾河水灌入晋阳吗?倘若把汾河决堤口改个方向,灌入知瑶的兵营又如何呢?

魏驹和韩虎听后称赞,此计大妙!

赵无恤、韩虎、魏驹三人互通消息,在韩魏掩护下,赵无恤派出一支精干的部队,悄悄地溜出城去,出其不意地袭击并全歼看守汾河堤坝的知氏军队。引河水灌向知氏的兵营。与此同时,早有准备的韩虎、魏驹的士兵已经在高地上了。

汹涌澎湃的洪流一下子冲垮了知氏大营,知瑶惊慌失措,狼狈而逃,而他的强大军队在大自然的威力下土崩瓦解。比洪水更可怕的是韩虎与魏驹的反目,他们俩的军队从高处直冲下来。与此同时,晋阳城打开了大门,被围困达两年之久的守军如同呼吸到新鲜空气似的,使出吃奶的劲挥舞兵戈,迎接曙光的到来……

这时正是暮春三月,也是知瑶人生的最后一个春天了。

这是战争史上的一次奇迹。

他是三家分晋的核心人物,功成之后不留恋权势悄然身退

晋阳城在即将陷落的那一刻,竟然神奇般的反败为胜,而且仅仅一次反击,就将知瑶的军队一网打尽。统治晋国达二十年之久的知瑶,没能料想到事情竟然是这样的结局!

晋阳之战后,赵无恤对有功的家臣、将士大加赏赐,很多人获得了领地。张孟谈是晋阳得以保存的最大功臣,他理所当然地获得了最多的赏赐,可是令人感到意外的是,他竟然要交出自己的权力与领土,解甲归田。

他对赵无恤说:“春秋五霸之所以能称霸天下,是因为这些君主能节制众臣,不让群臣有权势来控制君主。如今我功成名就,身居显位,位高权重,请允许我捐弃功名,抛弃权势,远离尘嚣。”

赵无恤听后很吃惊,知瑶灭后,正是他大展拳脚之时,正当用人之际,麾下第一谋士张孟谈竟要隐退,这是他所不能理解的,故而强行挽留。

但张孟谈去意坚决,他说道:“我所说的话,是持国之道。我考察古今历史,臣子与君主平分权力而国家能平安无事者,是从来没有过的。”

张孟谈飘然而去,逍遥自在地隐入民间。

又过了几年,魏赵韩三家正式建国,晋国彻底消亡。

读这段历史书籍时注意主人公的名字。(赵无恤,又叫赵襄子)(韩虎,又叫韩康子)(魏驹,又叫魏桓子)(知瑶,又叫知伯,又叫知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