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围观到参与:《吐槽大会》和年轻人的关系为何“三级跳”

从围观到参与:《吐槽大会》和年轻人的关系为何“三级跳”

文 | 赵二把刀

在《吐槽大会》第三季开播之前,对于它表现究竟如何,坊间是有质疑声音的——毕竟,人气下滑和网友的审美疲劳,是综N代普遍存在的问题,但从第三季已经上线的6期看下来,这档节目的上升势头仍然凶猛,网友对于“吐槽”的喜爱依旧满满……

1

自第3季上线之后,无论是播放量还是热度,在各大排行榜中都是遥遥领先,在市场的表现依旧抢眼,成为2018年末最受关注的综艺节目之一。

从总体数据来看,和前两季相比,第三季的人气没有丝毫下滑。读娱君也统计了三季以来前5期的播放量数据,可以发现,第三季从开播之后都是三季以来表现最好的。

从围观到参与:《吐槽大会》和年轻人的关系为何“三级跳”

值得注意的是,第三季的播放量数据还处于一个增长态势,长尾效应或将这一季的数据进一步拉升,即使相对播放量较低的第五期也有可能成为超过前两季的同期数据。

根据第三方机构显示,第三季用户群中,男性占比为75%,25岁到35岁这一年龄层的用户占比进一步增加至56%,可以看出这部分的人群即将或正在经历着人生中压力最大的几年,家庭、事业、社会的诸多压力都集中在这个年龄的人群,他们需要能够不伤大雅但是又简单有效的减压方式——这或许也是《吐槽大会》对于这部分用户的吸引力,毕竟吐槽可以说是一种表达方式,往往表达的是一些内心所想但不会当面直接说出来的内容。

从围观到参与:《吐槽大会》和年轻人的关系为何“三级跳”

虽然男性用户占比相当之高,但因为整体用户数量的庞大,女性用户的绝对数量也并不容小觑;所以就好像第二季的微博数据显示的那样,越来越多的女性用户也成为《吐槽大会》的受众,并且更愿意在社交平台中分享和互动。

从围观到参与:《吐槽大会》和年轻人的关系为何“三级跳”

从用户分布情况来看,《吐槽大会》用户最集中的城市,都是经济最发达、文化最发达,同时也是竞争最激烈的区域,可见,前面提到的将吐槽作为一种娱乐以及一种宣泄渠道,已经成为一线城市的年轻人最流行的方式之一。

从围观到参与:《吐槽大会》和年轻人的关系为何“三级跳”

根据三季以来的数据,除了北上广深+杭州和成都之外,武汉、郑州、苏州、南京以及重庆,要么就是近年来房价涨势最高的城市,比如郑州;要么就是新晋网红的城市,比如重庆和西安——可见,《吐槽大会》用户变化的这些数据和经济、文化、房价以及发展趋势之间可能存在着微妙的关系,或者说,这些超级城市和一线城市用户群的竞争压力确实也是相当之大。

综上,《吐槽大会》能够三季始终保持火爆,不受综N代魔咒的影响,一方面是因为有一批年轻、深受喜剧脱口秀影响的新兴喜剧力量,正在改变国内脱口秀节目和喜剧环境的格局;另外一方面,也得益于节目内容对于当前社会文娱消费主力群体的需求的了解和把控。

2

内容,始终是《吐槽大会》备受欢迎的最主要的原因。

有心的观众应该都注意到,《吐槽大会》第三季的slogan从之前的“吐槽是门手艺,笑对需要勇气”转变为“吐槽,一种年轻的沟通方式”。从slogan变化的背后,也反映出吐槽的影响力不断向下游扩散,逐渐覆盖到更广泛的年轻群体。而《吐槽大会》之所以能够持续三季广泛的被年轻人接受和喜欢,还在于这种沟通方式更符合年轻人的价值观。

从围观到参与:《吐槽大会》和年轻人的关系为何“三级跳”

从整个三季《吐槽大会》最受欢迎的嘉宾中,不仅可以看到娱乐圈风向标的变迁,比如第二季的毛不易和这一季的杨超越,都是年度娱乐行业的现象级人物;但更重要的是,曾经有过各种各样困境的明星们,以“吐槽”这种方式面对自己,用幽默和自嘲的方式,不仅打开了自己的心扉,也让喜欢他们的粉丝和观众们,在无数有意无意的吐槽之间,一些认真的关注和思考都会慢慢浮现出来。

从围观到参与:《吐槽大会》和年轻人的关系为何“三级跳”

以第三季为例,每一期都有一些所谓的槽点让读娱君思考:比如王力宏作为主咖,对于“人生赢家”、才华和偶像老了之后怎么办;杨超越对于运气、实力和容貌的思辨,以及张韶涵对于“朋友”的说法等等……

从围观到参与:《吐槽大会》和年轻人的关系为何“三级跳”

在节目中张韶涵谈及到了自己朋友少的原因,她说:“很多人说我朋友少,我不是朋友少,而是对朋友的定义不一样,虽然朋友多了路好走,但我不需要别人给我修路,我自己有翅膀。”

从围观到参与:《吐槽大会》和年轻人的关系为何“三级跳”

读娱君一直认为,之所以《吐槽大会》系列总是能够成为网络中的热点,因为这档节目让经历或许没有那么丰富的网友们,在这样一档节目里能够或多或少了解明星、名人在起起伏伏之后的那些感悟,而这些感悟通过嬉笑怒骂的吐槽方式传递给年轻的网友们,在笑声之外引发的情感共鸣才是这档节目始终独占鳌头的缘由。

这就是三季以来的《吐槽大会》,始终能留住观众的,是它传递的价值观与思考。而这恰恰就是吐槽这种喜剧脱口秀文化,最与众不同的价值观。

在第三季开播之后,读娱君与一位朋友聊到《吐槽大会》,这位朋友是传媒大学毕业的、张绍刚的学生,在娱乐行业也是从业多年。据她所述,最初看《吐槽大会》,是因为这档节目是张绍刚在跌至谷底之后的一次亮相,但是没想到她的老师竟然借助这样一档节目,从之前的“人文”人设走到了现在以“幽默”、“有趣”以及懂得自嘲和吐槽他人的方式,成为90后和00后非常喜爱的一个“脱口秀天王”….

但更重要的是,通过这档节目让她重新认识到喜剧脱口秀的魅力,就好像《明日之子》之于选秀一样,《吐槽大会》在她看来已经不仅仅是一档综艺节目,更是近年来整个社会文化丰富性之后的一个现象。

而除此之外,《吐槽大会》系列在对各个圈层的挖掘也颇为出色,这也使得节目的受众圈层得到扩展。据了解,节目中已经邀请过冯潇霆、林丹、MISS、papi酱、郎朗等不同行业领域的专业人士,第三季有意将圈层拓展到学者,文化、商界等多种行业,比如最新的一期中,就有邹市明、潘晓婷以及张卫平指导等体育界的大咖,这也使得读娱君认识的一些体育圈的从业者在朋友圈分享他们对这三位体育名人吐槽水平的吐槽……

从围观到参与:《吐槽大会》和年轻人的关系为何“三级跳”

当然,能得到多少的掌声,也必然面对多少的批评。作为关注度最高的一档喜剧脱口秀,《吐槽大会》第三季也面临着观众更严苛的审视。确实或多或少存在一些批评的声音,除了嘉宾表现力的问题,走红过快确实也让《吐槽大会》以及脱口秀行业人才面临储备不够的局限问题,但这也和整个泛文娱市场的创作力尤其是喜剧类的创作人才储备不足有关。相信随着喜剧脱口秀持续受到市场欢迎,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才走进这个行业,并且创作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吐槽大会》从最初那个略显简陋“小而精”节目,成长为如今综艺市场的头牌,通过三季的努力,《吐槽大会》从最初的所谓下饭综艺,到现在成为一种文化现场的登堂入室,不仅让李诞和池子进阶为娱乐圈新贵,也让笑果文化成为最成功的综艺制作厂牌之一,更成为腾讯视频在综艺市场崛起的标志,同时还使得这档喜剧脱口秀从一个小众趣味变成了大众热点。

3

当吐槽,成为年轻人的一种沟通方式,喜剧脱口秀也开始逐渐成为一种文化现象。

读娱君在和一位从事影视喜剧创作的编剧聊《吐槽大会》的时候,他反问了我一个问题,“你还记得《吐槽大会》之前,咱们在饭局上互相开玩笑的形式应该叫什么吗?”在《吐槽大会》出现之前,朋友们或者熟人之间,也是经常互相嘲讽、或者自我解嘲的,这种形式曾经叫什么?怼?开涮?又或者是开玩笑?但在《吐槽大会》出现之后,“吐槽”就取代了这些名词,成为人们对于这种熟人或者朋友之间,又或者网络中以评论或者弹幕出现的语言的统称——这或许就是《吐槽大会》真正的影响力体现。

从围观到参与:《吐槽大会》和年轻人的关系为何“三级跳”

两年时间,我们一起目睹了《吐槽大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小众到火爆,以及成为一种文化现象的存在。

《吐槽大会》第一季,把源自于Stand-up Comedy这个形式成功本土化并根植到中国的市场,让网友看到平日高高在上,不可冒犯的明星,如何笑对来自于别人的吐槽,并用巧妙的自嘲和舆论和解,成为当年综艺界的一匹黑马。

《吐槽大会》第二季,收获了更为广阔的市场。但重要的是,通过第二季的节目,“吐槽”之前曾经被赋予的消极因素慢慢的消失了,它转变成了人们认识自我的重要路径,当明星在公众场合说出了大家内心想说却不敢说的话时,“吐槽”也消解与颠覆着传统权威的概念。

就在这一年,据第三方相关数据显示,年度网络视频用户最喜欢的网络影视类型第一名就是搞笑幽默的内容,显然,“吐槽”这种喜剧脱口秀形式开始广泛被大众所接受。

到了第三季,如何让“吐槽”不再仅仅是明星的专属,而转变成为大众日常生活中的一种习惯性行为,就成为《吐槽大会3》的思考议题,“应用”由此也成为模型搭建的关键一步。

正是在这样的方向引领下,才会有《吐槽大会3》的转变——舞台变了,主咖和其他明星坐在一起,表征着“吐槽”只是情绪释放的窗口,别让“吐槽”伤了感情。而且,更强调互动,新设置了隔屏吐槽,将吐槽与短视频相结合,提前通过微博、微视等渠道征集网友对主咖的吐槽视频,此外新一季每期的Talk King也交由现场观众投票决定,以此加强节目与场内外观众、网友之间的互动。

从围观到参与:《吐槽大会》和年轻人的关系为何“三级跳”

应该说,走到了第三季的《吐槽大会》,开始要从大众的流行文化走到网民的日常生活,逐渐让更多的用户运用“吐槽”这样的方式去解构严肃,通过玩笑释放善意。能够淡定的接受别人的吐槽,又知道如何善意吐槽他人和自己,这不仅是自信的一种表现,更是一种在压力和焦虑并存的时代下的高级幽默感的体现。

与此同时,为了解决创作力不足、发掘喜剧脱口秀编剧和演员人才,作为《吐槽大会》的创造者,笑果文化每年在全国各地举办近千场次的俱乐部演出和校园巡演,还不断的在北上广深以及各大省会中心城市组建脱口秀俱乐部,在全国50到100个重点高校组建脱口秀俱乐部。

除此之外,2019腾讯视频V视界大会也官宣了《脱口秀大会》第二季即将于明年回归,这也是腾讯视频与笑果文化在喜剧脱口秀领域的另一档优质节目,其和《吐槽大会》的联动效应也为解决人才储备提供了颇有创新的解决思路:《脱口秀大会》在第一季上线之前就在全国五十几所高校海选,选拔培训了一批脱口秀新人,脱颖而出者可以在笑果的线下俱乐部演出,累积经验,其中最优秀的艺人才能上《脱口秀大会》,而这两档节目的演员和节目编剧这两种角色是可以相互转换的,比如这一季的庞博、王建国、思文其实就是《脱口秀大会》第一季的三强,也期待即将于明年亮相的第二季能够给挖掘出更多的优秀人才。

对于近年来的脱口秀热,一位脱口秀俱乐部的负责人表示,《吐槽大会》带火了脱口秀演出这一年轻人喜闻乐见的喜剧方式,想要从事脱口秀行业以及到线下去看脱口秀的人数增长都处于一个爆发态势,据CBNData《2018中国年轻态喜剧受众消费洞察大数据报告》中提到,过去一年里至少有4万个年轻态喜剧的受众有开始尝试学习脱口秀的表演,有600人都有登台表演的经历,还有和笑果文化签约,成为了喜剧脱口秀演员以及编剧。

结语:这一季《吐槽大会》的slogan是“吐槽,一种年轻的沟通方式”,的确,吐槽正在成为一种新的沟通方式。从“吐槽是门手艺,笑对需要勇气”开始,《吐槽大会》给受众群体带来了无限欢愉,那些生活中的戾气和挫折,才有了被释放的可能性,也开始逐渐接受“吐槽”文化,并且可能到剧场看脱口秀表演,并且开始用吐槽这种方式来和朋友们沟通,这或许就是“吐槽”最大的成功之处吧。

*原创文章,转载需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