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殇(五)



昔者太白,有泉名渊,寒泉味苦,潺潺千年。

                                                     ——题记



· 九死一生 ·

    

人间果然成了地狱。

狂风暴雨声势浩大,小镇,村庄早已浸泡在一片汪洋之中。浑浊的污水上漂浮着房屋碎片,百姓、牲畜的死尸,幸存者无助地抱着浮木嘶喊着求救,但随后的一个巨浪就让所有的呼救声都销声匿迹。

我看得心惊肉跳,沿途也一路救了些未被巨浪吞没的人,这些人都惊慌失措,边庆幸自己获救边担忧其他的亲人,早已忘了该感谢的救命恩人。

我并不在乎,只是一心想着他,一跃身,向暴风中心飞去。

我一路向前,突然被一道炫目的寒光阻隔了脚步。

定睛,呆住。

那在狂风中心镇定自若地使着华丽招式与唐卡打斗的人不是沈渊又是谁?

周围到处轰炸着天雷,每被轰炸之处都有一条巨大的裂缝。一道闪电划过一棵参天大树,百年大树瞬间就被烤成焦炭。

唐卡与沈渊出手的招式都极快,看得我眼花缭乱。唐卡的动作阴毒狠辣,动作迅速,沈渊只有边防御边频频后退,才能勉为其难,险险避过,根本连反击的间隙都没有。

我的心跟随他的每一次危险境地上上下下,吓得我几乎要晕厥过去。我试图靠近他们去帮他一把,但他们的结界布得非常严密,且又有天雷在他们周身形成一圈雷柱,我动弹不得,只能看着他们越来越激烈的打斗却无能为力。

唐卡突然出了一式假招,作为旁观者的我清清楚楚地看出了他的破绽,可沈渊却由于躲避而无暇判断。

“小心!”我用尽力气大声地提醒沈渊。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唐卡在半途一挥掌,一股气势磅礴的掌风犹如一条狰狞的毒蛇,急速地向沈渊袭去,重重地鞭打在他身上。

沈渊已经受了天劫,又与唐卡鏖战了三天三夜,早已精疲力竭,无非是靠着一丝执念在死撑着,现在遭受了唐卡的一记重掌,立刻支持不住了,倒在地上面如死灰。

那一刹那,我觉得自己的心跳停止了。

唐卡冷笑着向他踱步而去,飞一脚踢在了他身上,沈渊猛地弓起了身,唐卡斜着眼瞅了我一下,挑衅似的又踹了他几脚,我看见他再次蜷起了身。

“唐卡你给我住手,你要是敢再动他一下,本公主一定剁了你!!”看到沈渊痛苦的样子,我简直都要发狂了,恨不得冲上去把唐卡这只老妖怪抽筋扒皮,撕个粉碎。

片刻之后,沈渊才颤颤巍巍地重新站起来,像个迟暮老人一般不堪一击,身子孱弱得好像下一秒就会被飓风卷走。

在这样子的情况下,我完全没有料到,他还能出招。

沈渊凌空跃起,整个人悬在了半空中,然后闭上了眼。

一缕青黑色的光向结界的裂缝处射去,霎那间,结界碎开了,破碎的渣子越变越小,最后散成雾气,融进了风雨中。

沈渊扬起头,勾起十指,掌间突现两团火焰,火舌在他的手心里嚣张地跳跃着。突兀的,他刷一下睁开眼,一抬手将两团火焰推置头顶上方。他的头顶正上方正巧劈下来一道天雷,两团火焰气势恢宏地撞破天雷,竟与天雷合而为一,笔直快速地向沈渊飞去。

我已经吓得噤了声,脑子里一片空白。

如果这个时候我肯去看一眼唐卡,那我便会发现他的表情比我的还有惨不忍睹。

“沈渊!”

混着两团烈火的天雷精准地劈进了沈渊的身体里,只见他散了头发,全身上下都透出了金色的光,月白的长袍此时也变得金光闪闪起来。下一秒,他就化成了一条金色的巨龙向着大惊失色的唐卡飞腾过去。

轰!

风云突变。

数万道天雷滚滚齐来,汹涌澎湃地击向唐卡和沈渊所在之处,一下下砸去,重重地落在二人身上,唐卡惨叫一声,现回了原形。

一只巨大而丑陋的八脚蜘蛛横在了沈渊面前,嘴里还不停地淌着充斥着恶臭的黑水,被黑水滴到的地方转瞬就变黑消亡了。

我已经呆滞。

沈渊不动声色,冷眼看着面前这只气喘吁吁的巨兽。

蓦地,沈渊转过头,看向我,水蓝色的眸子温暖漂亮。

他对我浅浅一笑,做了个口型。

我彻底傻了。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他已经又化成巨龙,再次冲向唐卡,对准他的嘴,毫不犹豫地飞了进去。

唐卡整个身体就这样随着沈渊的上下飞舞而横冲直撞,然后唐卡全身竟开始剧烈颤抖,黑色的躯壳渐渐呈现金色。

突然一声巨响,我什么也看不见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一时间,天摇地动,飞沙走石。

我只感觉到了头发上多出了一团黏糊糊的液体,还散发着恶臭,甚是恶心。

 

约莫一炷香后,所有的尘土都归于平静。

眼睛所能看得见的地方都非常的明亮,清晰。没有天雷,没有战争,没有唐卡,也没有沈渊。

很好,终于安静了。

太阳出来了,地上横七竖八的黑色碎片经阳光照射已经化成了一滩滩奇臭无比的黑水。

远处,那条金色的蟠龙静静地躺着,一点声响也没有。

我四肢僵硬得慢慢挪到他身边,蹲下来,将他扶起,蟠龙倏地一下就变回他。怀中的人面无表情,毫无生气,就像死了一般,哦,是真的死了。

所以,同归于尽是唯一的办法?

所以,你始终没有告诉我为什么要耗费半生修为?

所以,我爱你,就是,永别了?

我对着怀里俊朗的男人微微一笑,对着他冰凉的双唇亲吻下去,一触即离。

他的身子轻飘了起来,继而变得透明,最终化成了水雾,乘着清风飘向了高处,越来越远,越来越远,直到最后一丝水气散尽。

他的元神彻底散了。

我垂首,泪眼婆娑,留下了生命里唯一的一滴泪水。

人鱼之泪。 



   未完待续……